聯係我們

400-8537-988

湖南Asia gaming化工科技有限公司

地址:湖南省長沙市高新區麓龍路199號標誌麓穀坐標A棟607
電話:0731-84556652
傳真:0931-84558762
郵箱:
hyhgkj@126.com

關注我們

微信二維碼

手機網站二維碼

湖南Asia gaming化工科技有限公 版權所有 版權所有       鄂ICP備80000542號  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武漢

瀏覽器提醒組件

湖南Asia gaming化工科技有限公司

環保產業十年:如何握住那隻看得見的手

瀏覽量
 

  不久前閉幕的全國”兩會”,釋放了對環保行業、產業、企業的大量政策利好,緊接著的3月20號,業界又迎來喜大普奔的“減負”消息,從事第三方治理的環保企業將減按15%繳納企業所得稅。

  從2000年起,發展環保產業的相關提法開始出現在政府工作報告中。2010年開始,環保產業更是戴上了“戰略性新興、支柱產業”的光環,此後,隨著國內環保工作的全麵深入,需求的不斷釋放,環保產業經濟序列和政策地位實現了接連的雙提升,規模體量和市場主體都被賦予了做大做強的期許。

  而在今年的政府報告中,綠色環保產業“退出”了新興產業的行列,回到了“加強汙染防治和生態建設”的相關內容表述中,強調的是對上述工作的支持功能。而且首次對壯大綠色環保產業,提出了具體明晰的抓手,要培養一批專業化環保骨幹企業。

  這樣的政策表述,對於剛從資本狂熱中被迫冷靜下來的不少環保企業而言,也許是一個“重整山河”的方向;而對於環保產業整體而言,在被熱議、熱望近十年後,對自身真正價值的務實思考和實踐,需要盡早開始。

  起始:“四萬億”下的內需拉動

  從廣義上講,中國環保產業的起始可以向前追溯到上世紀七十年代,而真正作為一個產業引起政策層關注的時間,並不是特別長。

  2008年,從“十一五”開始的節能減排,迎來關鍵一年。此前進展較為緩慢的任務,特別是汙水等環境基礎建設,進度開始加快。

  其中,一個很大的推力來自於千億級別的政府直接投資。這一年,全球性金融危機時隔十年再次發威。在被簡稱為“四萬億“的國家經濟刺激計劃中,生態環境建設預算為3500億元。

  這一舉措也對環保產業產生了深遠影響,從某種意義上,甚至要大於同年環保總局正式升部的消息。

 

 環保產業十年:如何握住那隻看得見的手

 

  2008年11月12日,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指出,把加強生態環境建設作為擴大內需的重要措施。2010年底前,將投資4萬億,其中,包括供水、汙水和垃圾處理在內的農村民生工程和農村基礎設施約為3700億。

  國家大手筆投入,帶動地方配套資金和社會資本進入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,相關環保設計、設備、工程建設等,產業鏈條上各個主體,都曾獲益於此輪中央財政帶動的這一輪“買買買”。

  但不少圈內人對此是喜憂參半。

  首先,當時地方政府在基建中,帶環保企業“玩兒”的初衷和主要目的,是融資(至今仍是主流),而一旦手裏有了糧,一些能帶來穩定現金流的項目(主要是汙水、垃圾處理項目)就要留在自己的鍋裏。擠出效應在環保圈裏一度非常明顯。

  其次,政府資金集中在建設環節,弊端較為明顯。

  一方麵,地方在爭取資金上花了大力氣,花錢急於求成,忽略項目性價比和長效運行;招投標不科學不規範,客觀上造就了一批粗製濫造的治汙工程,形成投資浪費。

  另一方麵,總量大但平均到各地的財政資金事實上很有限,直接用於項目建設,可以填補的環境基建漏洞非常有限,而且還未能對更多社會資本進入的撬動和放大效應。

  升溫:廣受追捧的戰略性新興產業

  坦率地講,環保產業的經濟屬性,是政策加持的初心。

  從“四萬億”,到隔年(2010年)被列入“戰略性新興產業”,直至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指出,將節能環保產業打造成為國民經濟一大支柱產業。政策層看中的是國內環保巨大需求可能產生的市場空間,和由此帶來的促增長、調結構等價值。

  在這一問題上,業內是有爭議的。有觀點認為,以末端汙染治理為主要內涵的環保產業,理論上的投資需求並不等於實際市場需求,後者在釋放的速度,節奏,規模上,都和經濟社會發展的階段性高度相關,自有客觀規律,在短期內,並不能擔負起上述期望。

  2010年9月8日,《國務院關於加快培育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決定》。節能環保位列八大新興產業之首。

  盡管後來的政策設計強調,節能環保產業的做大做強,需基於重大技術突破和市場需求,但很快就被各地政府培育自己新產業的熱情所淹沒。

  2012年,推動“十二五”節能環保產業發展的意見正式出台。很快,發改係統以規劃先行、資金扶持的傳統套路,培育這個“新的經濟增長點”。

  各地紛紛響應。在隨後幾年裏,各種級別的環保產業、環保產業園區規劃密集出台,甚至到了縣一級;千篇一律地提出何時要達到多少產值,培育不同規模企業的具體數量,細分行業等,麵貌相似,一廂情願。

  對於地方政府這一輪的產業熱情,和以行政手段為主的扶持激勵,真正的環保業內是比較發怵的。

  一方麵,政策大力扶持的產業,比如光伏、風電、新能源車等,正麵反饋並不多,很快就會出現產能過剩、惡性競爭等局麵,還有不少曇花一現的明星企業。

  另一方麵,不少地方政府將環保項目當成了發展本地新經濟的香餑餑,要留給自己人,出台各種土政策,給本地企業開後門,設蘿卜標,給外地企業進入市場設置重重障礙,成為逆市場的力量。

  在這方麵,環保係統因為自身業務高度相關的關係,一直在呼籲向市場的回歸。2011年出台了《環保係統關於進一步推動環保產業發展的意見》,再三強調政府推動產業發展的節點選擇和邊界,充分發揮市場機製的作用。

  時任環境保護部科技標準司司長的趙英民在多個場合呼籲, “有效刺激環保產業需求,整合完善環保產業供給,充分尊重市場,轉變推動環保產業發展的傳統思路。”

  業內的一個共識是,環境強監管、硬約束,需配套經濟政策(環境成本內部化),才得以催生環境治理市場真正需求的形成。

  最典型的當屬汙水處理、電廠脫硫、垃圾焚燒發電行業,就是一麵環境政策刺激治汙需求,一麵製定完善價格等經濟政策吸引市場主體,讓治汙有利可圖。這幾個細分領域,無論是工作進展還是產業化水平,都有了突出進步,並具備向外輸出的能力。

  聚焦:環保裝備業vs環境服務業

  發展環保裝備業是工信部門的主打。從2012年起,連續出台政策,但每次的亮點都在產值上。

  2012年《環保裝備“十二五”規劃》:維持年均增長20%, 2015年達到5000億;

  2014年《重大環保技術裝備與產品產業化工程實施方案》:2016年實現產值6200億元,比2011年翻一番;

  2017年《關於加快推進環保裝備製造業發展的指導意見》:到2020年,環保裝備製造業產值達到10000億元。

  去年以來,工信部轉換了思路,加強了對市場主體的規範化要求,提高準入門檻。先後對大氣、汙水、監測儀器等行業製定裝備製造業的規範條件,大氣方麵已經公布了三批符合規範條件的企業,後兩個則是於日前向社會征求意見。

  客觀地講,環保裝備近十年發展速度不錯,年均增長率為20%以上,國產化率得到顯著提升。但稍微近看就會發現,這個行業 “小、散、亂”的底色仍未改變,實力和成長能力俱佳的領軍企業依然空缺;整體上,市場競爭、研發水平,沒有實現質變。

 
123
 
 

  而環保係統一直推動的是環境服務業,也得到了很多環保產業行內人的認可,認為是引領環保產業可持續發展的核心業態。

  環境保護部於2011年4月發布《關於環保係統進一步推動環保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》明確強調了環境服務業在環境產業中的地位,提出推進環境保護設施的專業化、社會化運營服務和發展環境谘詢服務業。製定《環境服務業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》征求意見稿,並在全國範圍內積極開展環境服務業試點。

  環境服務在我國環保產業中的比重迅速提升,成為事實上的主導力量,實現從工程設備向服務轉型的環保企業,也紛紛為資本市場所看好。不過在這一過程中,比照威利雅、蘇伊士環境服務巨頭,國內環保企業很快熱炒起城市環境綜合服務商的概念。

  從理論上,環境綜合服務直接和地方政府和園區合作,業務範圍廣泛,項目規模和成長性數倍、數十倍放大,企業和產業的規模也能成倍放大;直接針對治理效果,可以有效整合環保產業鏈各環節,有助於引領整體的質量和水平提升。

  但幾年下來,量變是發生了,大家期望的質變卻遲遲未來。

  有條件接工程的環保企業很容易轉型成環境服務商;而隻要通過購買一個團隊或借用一個資質,就能迅速跳進另外一個陌生的業務領域;而搞定一個大客戶,就有希望拿下當地水氣固廢的一攬子業務。

  相當數量的環境綜合服務商是這樣迅速長大了,上市了,賺錢了,和資本一起玩耍了,但長起來的是虛弱臃腫的脂肪,還是可以抗風險、長期奔跑的肌肉,短時間內看不出來,長時間的觀察總會有結論。

  真火還是虛火:三個十條的上下半場

  2013年起,國家陸續出台水氣土三個十條,汙染治理全麵鋪開,國內環保產業因此又獲得了一波加持,資本市場一度反響非常熱烈。

  後來的事實表明,這三個政策市的溫差很大。

  水十條裏的黑臭水體治理,水環境綜合整治和PPP一相逢,屬於天雷撞地火,來的猛烈,去的果斷;

  氣十條引發的大動作、大投資大部分在傳統的能源和傳統工業領域,一次性投入的治理、監測設備和工程火了一把,但業務沒有持續性。細分領域裏當年的明星企業,在回款這個行業老大難問題麵前,紛紛敗下陣來。

  而土十條頗有點戲劇性,在發布前後的一兩年裏,相關企業數量從個位數猛漲到了四位數。結果2016年文件正式公布後,發現國家的政策導向是風險控製而非全盤治理,理論測算的萬億空間落了空,很多人的夢想也一腳踏空。

  中國的環保需求和增長速度可謂全球前列,但未能如預想一般開啟廣大、穩定且持續的治理修複市場,一個重要原因在於,先汙染後治理式的環保是個花錢甚至要花大錢的事兒,而我們目前經濟社會發展的財富累積和分配方式,並不足以為之持續地全盤埋單。

  必須建立與“全麵開戰”的各項環保工作任務相匹配的經濟支撐體係。比如以“環境汙染者、環境受益者付費”為核心的環境成本內部化政策設計,環境質量變現的製度創新等。

  而當這些條件還不具備時,真實的環保市場需求,是帶著購買意願和購買力的需求;有穩定現金流與合理商業回報的環保項目,才是好項目。

  比如,汙水廠、垃圾廠,現在仍是被追逐的白富美;反觀農村汙染治理和餐廚垃圾處理,理論市場空間巨大,但產業的發展境遇與前者就有著顯著差異。

  比如城市水環境綜合整治,之所以資本不再買賬,除了去杠杆的宏觀因素,更是因為目前它還是沒有源頭活水的一個個小水窪,支撐不起他們聽過的美好圖景。

  回歸:專業化環保骨幹企業,仍有不少空缺席位

  經過了去年下半年的急凍,環保產業的局部上火終於降下溫來,開始回歸到行業的基本麵,思考自己的位置和未來。從這個角度出發,政策層新近提出的“培育專業化環保骨幹企業”,頗有些務實的味道。

  通過持續鑽研和創新打磨核心競爭力,積累優質業績,這是專業;能接得住客戶交付的任務,有足夠的抗市場風險能力,調動各類資源的能力,才是骨幹。“體格和心肺肌肉”俱佳的環保企業,他們將引領未來產業發展的方向。

  從這個角度來看,環保產業裏仍有不少這樣的席位空缺。

  我們始終相信,環保的大趨勢沒有變化,不斷向上的曲線還將長期持續。但環保產業和企業能在其上走出怎樣的軌跡,並不能簡單一句政策導向就可概括,而是多種變量共同作用的結果,企業自身的專業能力和發展質量是自己要牢牢把握的常量。

  比起一視同仁的減稅優惠,我們更呼籲公平開放的市場,期盼政策機製的創新,真實而日趨合理的環保市場需求,才是環保產業這個“政策市”健康生長需要的真營養。

  最後,王石說過的房地產商的教訓,有兩條對目前環保產業的兩類主體,也有借鑒意義:一是手中有錢加頭腦發熱,往往是災難性的;二是不應過分考慮政策、政府問題,更應該關心自身專業能力的問題。‍